• <i id="wkwkj"><b id="wkwkj"></b></i><menu id="wkwkj"></menu>
  • <mark id="wkwkj"><option id="wkwkj"></option></mark>
    <strong id="wkwkj"></strong>

    1. <wbr id="wkwkj"></wbr>
    2. 專注服務國企的綜合性管理咨詢機構

      中美嘉倫總裁潘朝金接受《國企》雜志專訪

      瀏覽量:5076 發布時間:2018-07-09

       

      中美嘉倫總裁潘朝金先生日前受《國企》雜志之邀,接受系列專訪。 在訪談過程中,針對國企的招待費是否合理,如何評判,如何管理國企的招待費等問題深入闡述了自己的觀點。

      招待費是糊涂賬?

      《國企》:上市公司年報中披露的業務招待費,具體包括哪些方面的花銷?很多人稱是一本糊涂賬,您怎樣看?

      潘朝金:稅法規定,企業發生的與生產經營活動有關的業務招待費支出,按照發生額的60%扣除,但最高不得超過當年銷售(營業)收入的5%。因此為了避稅,有的企業會人為降低招待費。比如出去請客招待,把住房等費用做成差旅費,因為在報稅方面差旅費是可以作為管理費直接稅前扣除的,而招待費是在一定范圍內才可以抵扣的。有些企業會直接把業務招待費變成辦公費等其他經費,甚至放入項目費用中,這樣的情況并不少見。對于招待費,很多央企的財務賬目仍然不規范。我們能看到一些央企并沒有列出這一項,直接放在其他項目名錄里,至于到底多少就不得而知。

      所以,我不認為企業公布的招待費都是與事實相符的。中鐵建挺有勇氣,把它列出來了,是否完全不好說,至少能夠直面這個事實。有些企業更是夸張,找外面的企業解決費用支出,然后自己算作工程費,這樣的行為更是要不得。正因為業務招待費中究竟哪些是該花的,哪些是不該花的,都不能很清晰地看到,所以大眾覺得這是本糊涂賬,擔憂里面灰色地帶太多,漏洞太多,會不會成為貪腐的溫床,是可以理解的。

      《國企》:中鐵建8億元招待費,占營業收入的比值為0.17%。您覺得這個招待費高嗎?是否合法合規?究竟花多少才是合理的?

      潘朝金:一看合規性。我國稅法指出的招待費最高不能超過當年營業額的5%是稅法扣除政策,并不是招待費的標準。就算企業招待費超過5%,也并不是不可以的。從這一點看,中鐵建并無違規。

      二看合理性。我們不能只糾結于企業招待費的絕對數額,只要成本與收入匹配,就算合理。從中鐵建的實際情況來看,業務招待費高的原因在于企業規模巨大,下屬單位龐雜,企業整體收入也很高。按照稅務的標準來看,中鐵建的業務招待費也只占到營業收入的0.17%。企業關注的是總賬,如果投入1000萬元,可以帶來1億元的效益,為什么不去投入呢?市場的標準就是企業是否讓股東滿意,讓職工滿意和讓社會滿意(社會責任)。事實上大眾關注招待費,更多的是擔心會不會有漏洞,里面會不會有灰色的、貪腐的收入,這個是監督、紀檢體系的問題,而不是企業不能自主花費招待費的原因。企業畢竟是一個自主經營的主體,不能干預企業的自主經營權。我們不能走回以前政企不分、過多干涉企業經營的老路。
      花錢多有理由?

      《國企》:在企業業務招待費排行榜中,央企占多數,建筑類企業則是多數中的多數,成為業務招待費最高的行業,您覺得這是什么原因?這背后暴露了哪些問題?

      潘朝金:首先,央企大多是上市公司,規模龐大,絕對數額比較大,所以排名靠前。但是我們要看相對值才比較客觀,事實上很多民企的相對值并不小。比如民營建筑企業龍元建設的業務招待費用為1689萬元,占該公司2012年140億元營業收入的0.12%。上市公司中還有一批企業的相對值是高于中鐵建的,但是因為規模原因絕對額沒有那么大而已。我覺得媒體可以做一個招待費占營業收入比例高低的排行榜,這樣比較客觀,當然這樣出來的結果肯定沒有現在緊抓住中鐵建一家更吸引眼球。其次,一般業務招待費高的企業是處于競爭性行業,只有高度競爭領域才會需要大量的公關、交際以及請客送禮來拉項目談生意。這是由行業的特性需求決定的。

      這也反映一些深層次的問題。

      第一,央企的身份定位很尷尬,公眾對央企要求過多。定位為社會組織,又要求央企盈利,起到經濟的中流砥柱作用。定位為企業,公眾對央企的要求更高,要求履行社會責任,要求央企信息公開,更加透明,更加謹慎和節約。實際上衡量一個經營單位做得好壞的標準就在于凈資產回報率。在經濟下行壓力增大的情況下,國資委對于央企的經營利潤指標壓得相當狠。一邊是外界對央企公益性的認知和要求,一邊是央企作為企業的巨大經營壓力,這樣央企做起來真的很難,也不公平。公眾不能把央企定位為社會組織或者公益組織。事實上它是個獨立的經濟組織。

      第二,央企市場地位的尷尬在這個招待費大盤點中,不僅有央企,也有地方國企。在招投標中,地方基建項目難免會照顧當地企業,畢竟可以解決一部分就業問題。因此,在基建行業中的央企處于完全競爭領域,沒有“根據地”,所有項目都靠自己努力爭取,人際關系支出肯定會很多。

      第三,有些央企發展模式比較低端,大而不強。建筑行業是資金和勞動密集型行業。像中鐵建的2012年度的業務招待費,就是從分布于全國各地以及全球6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11000多個核算單位逐級匯總上來的,每個核算單位平均約7.6萬元??梢钥闯?,中鐵建這樣的大型央企不是軍團作戰,倒更像一個個小攤點的游擊作戰。國企靠規模、靠人數的時代已經過去,做強做優的時代已經到來。我們的印象中,國企特別是央企應該承接國際上大的、高端的項目,處于產業鏈最頂端,但是現在看來并非如此。他們有著龐大的建筑施工隊伍,仍然依靠處在價值鏈低端的業務來撐大規模。這樣的企業就是大而不強,隨著市場發展,勞動力成本上升,管理點面太大,風險管理困難,企業面臨的競爭壓力必然會越來越大。所以,在激烈競爭的領域,沒有不可復制的核心技術支撐,加上商業生態的惡化,最終導致企業通過人際關系的迎來送往攀關系、拉項目。民營建筑企業也是一樣,他們招待費的比例并不低。所以,建筑行業的央企需要逐步轉變企業發展模式。

      如何管好錢包?
      《國企》:您覺得在制度和監管等方面該如何管理國企的業務招待費?

      潘朝金:在未來,招待費的使用、過程、流向及結構應該更加透明,減少大眾對招待費產生貓膩的擔心。具體措施有:第一,在國資委內部應該形成具體的制度,其中包括更加細化的招待費標準,對招待費的披露更加清晰可行,如何進一步監督等。應該根據企業處于競爭性領域、壟斷性行業的不同而制定不同的招待費標準,給予企業一定的權限,超出權限再做合理匯報和解釋,將招待費管理放在一個受約束的環境中,但是絕對不能強制一刀切。第二,企業提高自我實力,加快企業發展模式轉型升級,從我做起優化商業環境,減少請客送禮才能拿項目之風。真正有實力,不用請客送禮都會有人來找你。同時企業要加強管理,按照披露流程進一步披露招待費情況,可以在國資委內部披露,逐步再向大眾公開。第三,國資委要定期對央企的招待費做專項審計,以強化監督央企的招待費使用,并定期向大眾披露審計結果,匯報整治情況,讓百姓看到一個清晰的招待費管理流程和結果。事實上,國資委作為對央企的管理、監督機構,有必要每年對央企的運營情況、監督情況進行一個總體的披露,其中包括招待費,這是一個系統的體系。如果能做到這樣,不僅是招待費,大眾對央企的其他很多質疑也會得到緩解。

       

       



      聯系方式| 聯系電話:010-65922733 | 65931328 地址(新址):北京市東城區銀河SOHO B座5層20516

      京ICP備12018103號-3 | CopyRight 2006---2019 中美嘉倫國際咨詢(北京)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歡迎咨詢 010-65922733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咨詢顧問   培訓顧問  

      微信“掃一下”
      微信號
      jialun-consulting
      亚洲日韩国产一本视频,亚洲中文精品第1页 国产二区,亚洲欧美人成视频一区在线,亚洲日韩色欧另类欧美,在线高清不卡无码